无题(四)

庄周陷入了沉思。那青年看到后有些不开::心,白发男子快速的走到他身边开心的问:“惊不惊喜!”,他说:“你来这干什么……”白发男子说:“当然是来找我可爱的老弟喽!”庄周, 李元芳现在内心很乱。他们……到底是谁啊!庄周问:“你们认识?”“当然!”白发男子露出爽朗的笑容。这时诸葛亮进班了,看到白发男子时蓝色的忽明忽暗:“哟,好久不见……”听不出任何情感。这时白发男子嘴边爽朗的笑容渐渐消失:“阿、阿亮?那个我还有事,先走了……”诸葛亮把他拦住:“既然庞统老师来了,不如到我办公室坐坐,谈谈公事。”一双深蓝色的双眸沉淀着丝丝浅浅的淡漠,庞统慌了。诸葛亮不紧不慢的走出教室,庞统跟在他后面。看来他就应该是照片上那白发少年了。李元芳过来说:“周周,我觉得诸葛老师和庞统老师有故事!”庄周平静的说:“应该吧。”庄周回到了座位,那男子安静的看着他。李元芳坐在后面目睹了一切,你们俩也有情况。同学陆续到达教室………


      这周就更到这里啦!溜了溜了。

无题(3)

庄周走到教室门口,那少年一直在门口等他,看他来了急忙接下手中的作业。庄周对他笑了笑:“谢谢!”他微微一笑说:“这还用说谢谢,也太见外了吧!”,庄周把教室门打开,那少年进去后把门关上了,庄周伸手想要把黑板上的画擦掉,男子看穿了庄周的想法,便上前去抢板擦,这一幕刚好被推门而入的李元芳看到,他愣了三秒: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,一般那家伙应该是在睡觉才对 ,本来还想吓吓他。哎,他身旁的男生是谁呀,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,难道是他朋友?……于是李元芳又重新进来了一遍。板了个脸说:“班长,你和你朋友能不能不要打闹,竟然还在班里乱涂乱画!”庄周无奈:“抱歉了,元芳,我不认识他,但我们会擦黑板的 ”李元芳很蒙,what不认识?“那他为什么会在我们班?”庄周: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听到这李元芳就更蒙了,what不认识还能闹起来,那男子哼了一声说:“马上你们就会认识我了!”他双眸紧盯庄周,突然又进来了一个人,修长高挑的身形,俊俏的模样,透着文雅的气息。那人的一头白发吸引了庄周的注意力,难道他就是照片上的那人,不会这么巧吧……

这只玄策画了很久,一开始不会画多亏了源子 @诸屈葛源 真的超谢谢她!(比心心)

无题(2)

       “你认错人了吧!我是男的,怎么会有男朋友!”庄周扒开那男子向教室外走去,出门前还不忘让他擦黑板。那男子绿眸中闪着淡淡的忧伤,庄周走出教室,到水房洗了把脸,风轻轻拂过庄周的脸颊,带来一丝凉意,走过教师办公室时,看到门是开着的,于是就想进去看看有没有老师在,毕竟,他还有几道物理题没有弄懂,一进到办公室里,他就闻到了花茶的香气,看到了班主任整齐的桌面上放着一张用金色相框包着的照片,照片上有两个小孩子,皮肤白暂,脸上还挂着纯真的笑容,棕发少年搂着白发少年,仔细一看那个棕发少不就是班主任吗?那白衣少年是谁呀?庄周一边思考一边走出办公室,刚一出门就撞到了一个人,抬头一看原来是班主任,等等什么!班主任!完了完了!庄周表面冷静,实则内心早就炸锅了。庄周急忙说道:“诸葛老师,对不起!”,诸葛亮看了一眼庄周:“来得这么早,是个好学生,不过你来我办公室干什么,难道不应该在班里自习吗?”
       庄周低着头说道:“抱歉诸葛老师,我看到办公室门是开着的,就想碰碰运气看看是不是物理老师来了,因为我还有昨天讲课没弄懂的题,想要问问老师。”诸葛亮对庄周说:“下次有不会的当天就要把它弄懂不要拖到第二天,还有你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?”庄周对他说:“老师我一进办公室看到没有人就想回班自习去,刚一走到门口就撞到你了!”他面色不改的说道:“既然来了,就把你们班作业抱走发了。”庄周点了点头,抱起了作业本走出了教室,走到门口时,看了看诸葛亮,他专注地看着照片,庄周立马往教室方向走去,边走边想,诸葛老师一定很在乎那少年吧!……

今天上课没事干,画了一只周周,我是个画渣,但愿没把我家周周画毁……勿喷哟~

无题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本人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文笔,重度ooc,主cp酒鱼,亮统!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铃铃铃……”伴着清脆的铃声,庄周从美梦中醒来,他关掉了闹钟,看了看点。果然如他所料,又晚起了十分钟,他懒洋洋的说:“4:20,最近怎么老是晚起啊,得快点去学校!”他从冰箱里拿出填嘴的食物就匆忙往外走,幸亏庄周租住地方离学校很近,他不想在家待着是因为总想睡觉。所以庄周想去学校复习复习知识,顺便在那之后睡一觉。当他走到教室时,发现里面有人。那个人不仅没有穿校服还在黑板上画东西。庄周决定从后门进入,抓住他看看到底是什么人,不仅没穿校服还在黑板上乱画。庄周小心翼翼的打开门,尽量不让它发出声音,悄悄地走到那少年的后面。刚想拍他,就被那少年转身抱在怀中。庄周的脸朝着黑板,看着那很烂却又很熟悉的画。他推开那少年,抬眼看到在阳光下脸通红的俊佻少年。庄周问那少年:“你是谁啊?为什么在我们班黑板上画画?”那少年说:“你不记得我?”庄周很蒙:“不记得,你是?”